当前位置:
首页
> 新版首页 > 党史编研 > 党史研究
黄小同:党史人物纪念活动点滴回顾

信息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发布日期:2012-07-23 16:20 浏览次数: 字体:[ ]
    我是1998年调进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开始当副秘书长,后来又任科研管理部主任、秘书长等职,参与和协调党史人物纪念活动比较多一些。

  中央党史研究室直接参与组织筹备的第一个人物纪念活动是1990年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纪念张闻天同志诞辰90周年座谈会。这可能是与张闻天文集编辑整理研究小组当时归中央党史研究室负责有关。1995年又召开了《张闻天文集》出版暨纪念张闻天同志诞辰95周年座谈会。这两次纪念活动,开了在重要人物诞辰纪念日召开纪念座谈会的先河。很快,1996年经中央政治局研究,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通知,对举办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诞辰纪念活动作出具体规定。这个通知在10年前中央有关指示的基础上,进一步规范了重要党史人物的纪念活动,对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何时召开纪念大会,何时召开纪念座谈会,谁主办,哪些领导参加,以及人物的逝世忌辰不举办纪念活动等等都作了明确的要求。总的看,纪念座谈会这一形式因为更节俭、组织比较容易,而更多地被肯定。通知还进一步明确了中央宣传部会同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中央党史研究室参与所有纪念活动,并负相当的责任。

  由此,中央党史研究室开始参与中央有关重要历史人物纪念会议的组织筹备以及有关文稿的准备工作。特别是到90年代中期后,中央党史研究室承担这方面的工作就更多了,在中央办公厅的统一协调组织下,应该说效果不错,影响很好,并逐渐体现出了中央党史研究室在这方面的作用。但是真正要做好这项工作,还是非常不容易的。如:各参与筹备方有关工作的协调、与家属的协调、纪念文稿的起草、会场的布置、纪念品(包括书籍、画册)的制作发放等,这些工作都要考虑得非常细。尽管中央办公厅事先都要开协调会布置任务,会前还要检查,但许多具体工作是由中央党史研究室操作的,因此压力比较大。每次会都是好几个部门的人一起上。碰到人物纪念书籍、画册等纪念品比较多的时候,会前的装袋、装车、卸车、搬运等工作是比较繁重的。那时,只要当天有这类会议,一大早,在人民大会堂的高台阶上就能看到由中央党史研究室所有参会人员组成的“传送带”,把几乎一大车的物品如蚂蚁搬家似的搬运进大会堂的会场。有的同志开玩笑说,看来大会堂少设计了一条运送东西的通道。

  那些年凡是中央下达的重要人物诞辰纪念座谈会,每次活动组织得还是比较好、比较成功的,没有出现过大的差错。当然,个别纪念座谈会也出现过一些插曲,记得2000年召开的一次座谈会,本来会场都布置好了,突然家属拿来放大了的照片要挂在会场上。这是没有先例的,经请示,并做了说服工作,把大照片摆放在了会场侧面。作为纪念座谈会最重要的还是纪念文稿的准备,每次纪念座谈会的筹备,文稿的起草工作是最累的,也是最关键的,下的工夫也是最大的。每篇文稿的起草过程,也是一个研究的过程,初稿完成后,还要反复查阅资料,认真核实,甚至是字斟句酌。

  进入新世纪后,重要党史人物的纪念活动已经成为党史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了,特别是2002年中央批准的中央党史研究室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方案,其中明确把“审核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活动方案并承办、协办相关活动”作为党史部门的一项职能。这就意味着中央党史研究室要更加主动地做好这项工作,而不是光等待任务。2003年李忠杰同志到中央党史研究室任副主任后,开始负责人物纪念工作,他建议在每年年底向中央上报下一年度重要党史人物的纪念方案,以便中央提前考虑,及早安排。这是一个非常主动的做法。室委会支持了这一想法。于是在2005年底中央党史研究室主动向中央上报了2006年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诞辰纪念活动的建议方案。这一做法得到中央办公厅的重视,通过协调,很快制定了中央关于2006年重要党史人物的诞辰纪念方案,把人物纪念座谈会的规格、主办单位、发言单位、领导人出席等问题提前确定了下来。这样,从2005年开始,每一年中央党史研究室通过上报下一年度人物纪念方案,经中央办公厅协调制定出次年人物纪念工作方案,形成了制度。后来的实践证明,这种做法确实起到了使人物纪念座谈会准备有序、职责清楚、减少忙乱、稳妥进行的效果,得到了中央办公厅的充分肯定。这也是一个创新吧。同时,中央党史研究室还直接参与了几乎所有人物纪念活动领导讲话文稿的审定工作。对于不召开纪念座谈会的重要党史人物,则由中央党史研究室撰写纪念文章在《人民日报》上发表。

  人物纪念活动的发展变化,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党史工作30年来的发展,从中可以看出中央党史研究室这些年工作逐渐走向成熟。